《无问西东》:只有读书银才知道精神的传承,原来辣么重要!

2018-01-17 16:46:35
Copyright 闻云飞 转载请注明出处

19看完《无问西东》,在网上一遍遍听毛不易的音乐观后感《无问》,感觉“西东”确实让他唱尽了,自己也写不出比这更有感的东西了。如果我也有点音乐天赋,真不想码字了。创作首先是一种表达欲。人家观后写一首歌,想要表达了唱一遍;又想表达了,再唱一遍。码字就不行了,公号写手更不行,写电影公号更是弱鸡,一次性满足,以后就没劲了——有时写得太隐讳了,过一久回头看看,自己都赶脚梗得莫名其妙。

真对毛不易佩服得五体投地,他不上《歌手》可惜了。吹牛吹到天,送佛送到西,再做个大胆的预言吧:过一久,《无问西东》无人问了,只剩《无问》。李芳芳花了辣么大力气,把国民好青年都请来一打,最后成了给毛不易托底。

我想,即便真是这样的结局,恐怕李芳芳也只会说“我愿意”。懂你,最难。这样年轻而细腻的灵魂,谁不为之击节呢?

同样年轻而美好的人儿,是影片中的四个国民好青年:吴领澜、沈光耀、陈鹏、张果果。

在影片中,这四个青年面对同一个问题:人生的真实。吴领澜面对的是兴国的抱负与自己特长的不匹配。上世纪二十年代,实科兴国的大环境下,好学生都去学理工;吴的外语和国文都是满分,但物理却是不列(不及格)。校长梅贻琦让他转学文。现实与真实的问题在他的脑子里打架,“To be,or,not to be.That's a question.”牛逼的梅校长轻轻一点,就让他醍醐灌顶:“什么是真实,做什么和谁在一起,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,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”

12

沈光耀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西南联大的学生。他面对的是救国和为家的矛盾。他想听妈妈的话,靠三代五将的祖荫和英姿勃发的帅气自带光,做一个无灾无难到公卿的好儿子。但他忘不了日机轰炸后,那死在母亲臂弯里的孩子;忘不了那些衣不蔽体的流浪孤儿,他知道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已经容不下一张课桌。陈纳德将军在西南联大招飞行员时来了一句鸡血安利:“这个世界不缺完美的人,缺的是从内心发出的真诚,正义,无畏和同情。”这句话一下击中沈光耀,于是他亦然决然以贵族王子之躯去背时代这口破锅。

注意!敲一下黑板!前面的这两个人物,是影片中的灵魂,导演在其身上投注的人设,远远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。泰戈尔访华演讲时,吴领澜是台下膜拜者。当时东方神人泰戈尔讲了这样的问题:当前中国的社会问题是什么?你是谁?你能为问题的解决贡献什么?是的,这里最重要的是第二个问题“你是谁”,这是决定你“To be”之后,认清自己是猫是虎的问题。如何认清?只能真诚地面对自己——一罐啤酒都找不到北就别整老白干了。这里的功用和梅校长的点拨可谓异曲同工。好了,现在可以“乱曰”一下了:泰戈尔,东方神韵的代表;陈纳德,西方精神的象征。他们的话语,都指向人面对自己时最重要的一点:对自己的真诚,即“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”。

32

另外,还有一点,也稍微点一下。片中四个国民青年,代代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系,但是只有吴领澜和沈光耀有面对面的传承。炮火之中,吴领澜诵读的诗,沈光耀是听到的;茶水室里,空袭来临时,吴要让沈先走,并说:没有学生不走,老师先走的道理(此处耳光响亮,还算有点良知的高官及老师,至少得脸红一下)。沈还听到吴说过:真实即你所见所闻。

是的,他们不仅得到当时东西方之真传,而且精神层次上,也有面传身授的。再往下,陈鹏和沈光耀之间的联系,就差一些了:陈只是将沈当成救苦救难的活菩萨。沈当了空军飞行员后,经常驾机飞行,给那些满脸泥色的流浪儿童撒些吃食。当时的陈就是其中之一个的小孤儿。他甚至不知道沈的名字,孩子们只叫他们“晃晃叔叔”。

24

这里寓意如何?吃饭后才有精气神儿赏美悟道。很明显,饭都没得吃,精神传承更是仅得万一了。影像让我们感到:陈鹏懂得爱、同情与怜悯,这些可谓“晃晃叔叔”让其从小就懂得的道理。然而,精神传承的断档,使其真诚的级别,差了很多段位。上面两位先驱关心的都是“To be,or,not to be”的元初层面问题,而陈关注的只是爱情中的爱与不爱的次生问题。影片中仅仅展现了陈鹏对爱情的真诚。即使只此一点,他也缺少真诚的勇气去果敢表白;看到王敏佳让李想拿着手臂练针灸,就自动转身泪目了。看到王敏佳差点被造反者打死时,他才主动去给她托底。最初的怯弱和犹疑,只能导致最后的错过。在科学家陈鹏回去看王敏佳时,她已去茫茫戈壁寻找陈鹏。影像的错过,让人感到怅惘与迷茫。这就是那个狂热的时代,人性被扭曲、真诚缺失之后的荒诞世相。

从陈鹏那儿,真诚已经向隅而泣了。为什么?经历过两次战争,人们的面目已经被战火的硝烟熏得失去了往日的光鲜,吃饭前洗脸都顾不上——思考真假问题,太奢侈了。但是,无论是精神还是行为,都有惯性。所以,这个时代,还有凤毛麟角的陈鹏之属,会对组织说自己有照顾的人。然而,这个时代对人们向真向美的精神追求做了什么?王敏佳因为看不过中学老师整天被师母欺负,跟同学李想一起,给她写了封未署名的规劝警告信。

结果,被泼妇师母查出之后,王敏佳成了勾引老师的反面典型,遭到批判。她还因“捏造”了给领袖献花的谣言,而被关禁闭。与此同时,李想为了争取支边,不但表示与其划清界限,还主动向领导告密,推了一把要倒的墙。就在李想支边宣讲会的当天,同医院的护士王敏佳在另一处小广场被批斗。在师母的煽动下,她被群情激昂的人们打“死”了。

风雨欲来,师母试了试满脸是血的王敏佳,吓了一跳,呆若木鸡往家走;到了家,她看到一如既往将其当成路人甲的丈夫,擦肩而过,直奔院中的井走去——然后如一块石头,咕咚沉了下去。陈鹏靠心灵感应跑来时,只能挥泪挖坑了。幸好,一场雨将王敏佳“打”醒了——我怀疑,第一本编剧里不可能有这种超现实的BUG。可能是为过审,编剧导演才编造了不那么惨烈的故事。而影片最后,两人也相互迷失了。毕竟,在一个迷狂的时代,真爱只能迷失。

36

接下来的代际传承中,人们面对自我的真诚精神已经荡然无存。张果果跟陈鹏的关系是这样的:李想支边时,救了张的父母,自己牺牲了。而李想跟王敏佳、陈鹏是中学同学。其实,在王敏佳之“死”的问题上,李想当了过河拆桥的角色。他自己的死,从影像意义上说,可能赎罪的程度更大些。一个怀着赎罪心理死去的人,不期然救了你的父母,你觉得他对你的精神会有影响吗?

所以,影片中张果果的饰演者张震,不惜自抹孤清冷傲之光,用头发遮住高俊明亮的大脑门;狗咬狗一嘴毛的职场争斗,他裹挟其中,不自觉沾一身烦乱与油腻。作为时代精英,最后虽以千万人吾往矣之心,帮四胞胎一家托底。但当四胞胎的姑姑,拿出四支胎毛笔给他时;他才明白:自己一个月来怕狗皮膏药粘上身,不想见他们——是自己被熏了,拿别人的初心当老油条了。

是的,一个精英,被一个草根不经意地虐心。这里的潜台词,可能就是“礼失而求诸野”了。从他们四个人的名字中,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不同等级的能量,领澜是什么意思?光耀是何种意境?大鹏折翅之后呢,许多人就等着排排座分果果了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。如果不是的话,我想再说说对张震的选角理解:张震本身孤独忧郁的贵族气质,其实是观众的预期人设,而这里为何让角色与其反差那么大——搞得三分真心里四分机心三分油腻?张震是哪里人?梅校长在台湾创办了清华大学吧?影片想说绳么——即便你是宝岛的高逼格青年,俺这疙瘩也能把你熏成油腻男。可能是我想太多了。

17

赶紧转移一下注意力,鸡蛋挑骨头,找点影片的毛病吧。

理科男陈鹏向王敏佳示爱的方式是:牵着她的手,满清华园跑,以实际行动给她解释什么叫核反应中的“原子对撞”。你说,她又不是一匹马,你拉着人家那样遛,有毛病吧?而且,作为一名文科生,我真的想不出,“原子对撞”和精诚所至、金石为开的示爱表白,有个毛线关系。这个情节,怎么看都觉得失真,出戏感太强。

另外,四个故事剪辑中,第三组的沈光耀TEAM和第四组的吴文澜TEAM,剪得太乱,容易让人搞混了。文史底子过弱的银,可能会以为这俩人是同一个时代的。云飞也是看到片尾徐志摩在打酱油时,才想起徐诗人在1931年就化作“西天的云彩”了。这时我才明白,吴文澜和沈光耀虽然在西南联大有交集,但是两代人。我去,到结尾时才回过味儿来:原来人家是有四个TEAM的,我给看成仨了。所以,看前没做功课的话,有些地方是很容易搞混的。

再说一下最打动我的两幕:一幕是王敏佳被批斗时,一众人打鸡血般将其“打死”,师母自感罪孽深重跳井自绝;一幕是西南联大雨天授课,雨打得简陋屋顶“哐哐”作响,学生们都听不清教授讲什么,教授在黑板上大书四字“静坐听雨”。看人物衣着,这两幕都发生在夏天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对于夏天所有节气的集解,重点在一个“夏”字:夏,假也,物至此时皆假大也。万物生长的季节,当有违和感响起时,你不要违拗,静坐听雨,让雨点渗入心间,滋润心灵。你至少会像毛不易一样写出这样的歌词:“你问雨为什么滋养万物生长,却也湿透他的衣裳。”你若非要违拗,不仅徒劳伤神,而且反作用力很大——假大若迷,即失本心;丧心病狂,必得恶报,那个泼妇师母跳井了。

18

最后,再复习一下梅校长的话吧:“把自己交给繁忙,得到的是踏实,却不是真实。什么是真实?做什么,和谁在一起,你看到什么、听到什么,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”

“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”。


在 2018-01-17 16:46:35 最后修改
剧情 / 爱情 / 战争 - 大陆上映日期:2018-01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