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国伟VS包世宏:两个保安,两种命

2018-01-29 18:08:28
Copyright 闻云飞 转载请注明出处

11

余国伟是《暴雪将至》里的主人公,他本是即将破产的国有钢铁企业的保卫科科长。因为喜欢破案,感觉自带神探光,就没事老跟警察泡在一块儿查案子,结果一条道走到黑--彻底跑偏:下岗之后,他还把自己当成准警察,女朋友为此自杀;他也在一时冲动之下,将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打成植物人,被判了十年--后来证明,那人不是凶手,真凶早在他的追捕之下,被车撞死了。

包世宏是《疯狂的石头》中的主人公,他也是一个面临倒闭的小国企的保卫科科长。他也有点刑侦经验,喜欢神经兮兮地分析这琢磨那,研究点自动报警装置。厂子在拆厂房时,意外发现一颗牛逼的翡翠。厂子想借助翡翠搞展览,找个新的经济增长点。老包保卫科科长的地位,一下像啤酒肚一样凸显出来。在保护翡翠的过程中,老包和哥儿们直接粉碎道哥、黑皮偷盗团伙,还意外擒获国际大盗麦克,老包为此受到嘉奖,被评为见义勇为的模范。更重要的是,老包还不明就里地将被别人调包的真翡翠送给了未婚妻--他以为那是假的。

两相对比,就让人不由地感叹:都是保安,这两人的命运差距咋就那么大咧!

15其实,论刑侦水平,他们二人都上不了台面。虽然两部片都将二人当正面的准警察形象来刻画,但影片中一不小心展现的潜台词,暴露了两人的水平:老包保卫的翡翠展览厅,被两伙盗贼当成“公共厕所”;而他作为保卫科科长,竟然错将真翡翠当成假的送给未婚妻--其刑侦水平会有几层楼高?这样好人有好报的结局,显然是为了安慰观众,但是想想就让人笑掉大牙。

余国伟同志也是如此:工友称赞他眼力高,能从一群人中把做坏事的人给瞅出来。他则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,说:“没办法,就这能耐!”你看,整个一照镜子给自己磕头的主儿。实际侦察水平咋样呢?他和徒弟在审问两个盗贼时,小偷说偷了三次了。他一下子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水平有多弱鸡。是呀,自己的本职工作干成这干巴样儿,你还好意思地当劳模,去狗咬耗子管外面的命案?而他的徒弟在死之前说的话,其实是给了他莫大的讽刺。徒弟说他后悔了!后悔收了那些盗贼的钱。余国伟当时是啥感受?这就如同唐僧发现孙悟空是牛魔王的把兄弟,你说他当时是什么心情,对他们平时的恭维与称赞如何看待?对连自己都佩服的“眼力”还有几份自信?

好了,咱主要说说这俩保安为啥命运差距辣么大。有一点似乎是“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”一样的不证自明,那就是打工就要干好本职工作。这一点,老板及用人单位比较爱听;但怀揣一腔理想的文艺青年和怀抱一堆烟花爆竹的2B青年,可能相当不爱听。

10不爱听归不爱听,但包世宏和余国伟正反两面的教材,十分典型地摆在你面前。包世宏不管是创造感应报警器,还是靠无意中撒一包石灰面面擒获大盗麦克,其本意都是在保护本厂的财产安全和本人的生命安全。余国伟就不行了,自己厂子里的保卫干得拉稀白待,整天把自己当成警察,去跟警察老张学侦察破案。结果为了调查一起连环杀人犯,自己徒弟的命搭上了。后来,厂子破产重组,他也下了岗。然而,仍然保持准察的爱好不变;还费尽一切心机,给女朋友燕子开了个理发屋,想让她无意中诱惑嫌疑人--他发现几个受害者的面目特征都很相似,而燕子跟她们也有几份像。燕子发现了他这个心思,质问他;接着,在一座桥上跟他坦白后,当着他的面跳桥自杀。

是的,如果说余国伟之前看到案子就兴奋,我们可以理解为:一个保安整天想着破案上调,升级为正式警察。那么,他下岗之后,仍然如此痴迷,甚至女朋友的死也没有让他警醒--反而促使他找到嫌疑人,将其打成重伤,并把自己送进监狱。对此,只能有一个解释:他太喜欢破案了,太希望成为正式警察了,以至潜意识中早把自己当成了警察。

14

对警察的理解方面,他也有很大缺陷的。他可能一直将从张队那里听到的只言片语的方法论,当成自己的能耐,自视颇高。因此,他不知道自己的瞎侦察、乱打听,已经妨碍了警察破案。另外,自始至终,余国伟都在展示自己的能耐。他把破案当成一种骄傲,哪怕是逮住个小偷也牛得不得了。他不知道,真正的警察心里,是要有一颗慈悲心的--不只是对受害人,更重要的是对这个世道人心的慈悲。说得通俗一点,就是把你办案过程中遇到的人当成活生生的人去看待,而不是当成显示你“能耐”的背景。

这一点,从张队与余国伟在雨中喝酒的小片段,可以看得出来。张队说,他希望过两年退休后,回老家,晒晒太阳,忘掉这些年来所办的案子。而余国伟则说,“你已经功德圆满了,我还得努力。”张队说的话,余国伟其实没有悟透。刑事犯罪,十有八九是人命案。面对那么多杀人者与被杀者,看过那么多无奈与不堪,心里的阴霾得有几吨重?篡改一下医药家的对联:但愿世间无杀伐,何愁兵戎化春风。对一个职业,仁者看到了其无奈,庸人看到的是其荣光。这可能就是余国伟和张队的最大差距。

20180129_182419_000

当然,这也是余国伟和包世宏的差距。包世宏最后得知谢千里这个“老扎皮”把厂子卖了后,大义凛然地怒骂一番后,摔牌牌走人。这至少证明,老包心里装的不仅是他自己。而且,老包在最后被评为见义勇为的模范时,跑进厕所尿了一泡尿。对一个得了前列腺的人来说,那泡尿,他尿得很欢快,欢快得他听不见外面喇叭里寻他上台领奖的声音。是的,所谓的荣光,远远没有自己的一泡尿重要。这才是一个人在所谓的荣誉面前应有的态度。

而余国伟的人生态度是啥样子的呢?他在1997年被评为劳模时,说了一句表态的话:“一定活出自己的精彩,以高昂的热情迎接新世纪的到来。”赤裸裸的假大空,满满饮下一大碗鸡血。但其中有个定语,他算是吐露了心声--“自己的”。

13

他为了抓住凶手,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爱徒从高处跳下时摔成脑溢血,耽误了黄金救治时间,是为“自己的”上调;他去死者逗留的跳舞场寻找线索,为了从一个风流女子口中得到线索,有着搞基(这个梗隐得很深。他跟徒弟去犯罪现场,演绎犯罪过程时,说了一句词“趴下,撅着”,有些习惯性的感觉使然;另外,江一燕饰演的燕子,那么风情万种地主动上贴,他却表面上说喜欢人家,而私下里连碰都不碰她一下。让人不禁怀疑。)嫌疑的“余神探”不惜与之发生关系;他为引出所谓的嫌疑人出面,甚至想悄悄地让自己的女朋友燕子来“引蛇出洞”。当然,到后来“抓捕”嫌疑人,并将其打成重伤,除了是出于为女朋友自杀的愤怒,还有潜意识的“准警察”劣根性的总爆发。

12

所谓这种劣根性,说白了,就是看谁都像坏人,看谁都像他的敌人。如果是一个真警察,看你不顺眼,要看看你的身份证。那没办法。你就是再不服气也得掏。人家是正经国家执法人员。可如果他只是有这种爱好,就拷你拘你打你--对不起,按照现代法理精神,他犯法了。

很遗憾,自始至终,余国伟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--今天我们很多人仍没意识到。他最大的省悟,就是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很多余。他可能到死仍认为,自己之前越俎代庖,去查案拷人,是一种模范行为;而且,如果那个人真是凶手的话,他还会感到心安。他还可能认为,自己当时被评为模范,正是大家对他不怕死地查案、私下办案的鼓励--很遗憾,云飞认为确实如此。所以,从客观上讲,很可能是当初的劳模称号害了余国伟,让他一直找不到北。

劳模的称号,让他眼里只有案件和嫌疑人,让他看不到大时代变革下,小人物的苦逼和艰难。有多少家庭因为当时的下岗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--就像影片中张队去办的那个案子一样:就因下岗了,夫妻吵嘴,一下丧失理智,把老婆杀了。张队慨叹,现在究竟是怎么了?是呀,人有病,天知否?然而,是草根百姓的问题吗?如果不让听话的百姓一次次背锅,是不是没那么多惨剧?

20180129_182419_001

所以,千万别让劳模的光环带沟里去了。如果你也当上了模范,我劝你跟老包学一下,把它当成一泡憋了好久的尿——早放水,早舒爽! 

(更多精彩影评,请关注“云飞读电影”公号!)



在 2018-01-29 18:27:56 最后修改
120分钟 - 犯罪 / 悬疑 - 大陆上映日期:2017-11-17